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官方網站

我總希望著你這樣的發展

——左權致妻子劉志蘭(1941年10月23日) 

2019年09月30日10:11 來源:共產黨員網

左權

左權(1905-1942),湖南醴陵人。1924年入黃埔軍校第一期學習。1925年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討伐軍閥陳炯明的兩次東征。同年12月赴蘇聯,先后在莫斯科中山大學、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1930年回國后到中央蘇區工作,先后任中國工農紅軍學校第一分校教育長,新十二軍軍長,中革軍委作戰局參謀、副局長,紅一軍團參謀長。參加了五次反“圍剿”作戰。1934年10月參加長征,參與指揮強渡大渡河、攻打臘子口等戰役戰斗。到達陜北后參與指揮直羅鎮和東征等戰役。1936年5月,任紅一軍團代理軍團長,率部參加了西征和山城堡戰役。全國抗戰爆發后,擔任八路軍副參謀長、八路軍前方總部參謀長,后兼任八路軍第二縱隊司令員。1940年8月,參與指揮百團大戰。1941年11月指揮八路軍總部特務團抗擊日軍第三十六師團一部的瘋狂進犯,該戰斗被中央軍委譽為“1941年以來反‘掃蕩’的模范戰斗”。1942年5月25日,在山西遼縣麻田附近指揮部隊掩護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軍總部機關突圍轉移時,于十字嶺戰斗中壯烈殉國。

這是左權1941年10月23日寫給妻子劉志蘭的一封信,體現了他對妻子和女兒濃郁的思念。

志蘭:

有一批同志去延就便寫信給你。托張慕堯同志帶給你的一包東西、信與錢等收到沒有,希告我。

時刻思念著你與太北,擔心你與太北的一切,特別是你身體的瘦弱加上你急躁的性情,給我更多的憂慮。你們近日生活如何?身體怎樣?許久沒有看到你的信了。前些給你的信中經常提到由于你那急躁的性情所帶來的給身體生活以及學習上的不良影響,你以為如何?有改進沒有?

經常能夠收到延安的廣播消息,知道邊區的許多情形。中國人民的天堂的陜甘寧邊區,雖說生活程度提高了,物質生活較前困難,但各種建設均有突飛猛進的進步,給人更多的興奮?上Э偸菬o緣,不能回延觀觀。

時間真過得很快,一九四一年又快完了。離開你及太北整整的一年又兩個多月了。去年今日正處在反第二次掃蕩中,情況相當緊張,今年今日尚屬太平。但晉察冀邊區反掃蕩已結束,太岳反掃蕩戰亦已完成,估計敵可能輪到這區域來了。全區黨政軍民均在紛紛準備粉碎敵人的進攻,我們的工作也就更急迫更緊張些了。去年今日你正帶著太北在返延的途中,也是最麻煩的時候。今年今日太北已經快到一歲半了,已長大了,能走能吃能講些話了。你可很快的脫離太北的牽連進學校去了,可以恢復快樂的生活,恢復身體,一切在好轉之中。這是我的想法,或者也不完全合實際,但我總希望著你這樣的發展。你當同感。

冬天快到來了,一天天的現著凄涼的景象,我是討厭冬天怕冷的人,但也不得不隨著歲月的轉換一次一次的渡過去。一年來的生活也沒有什么不好的,就是學習上的進步大為不夠。根據中央的決定最近我們也成立了學習小組,擬作有計劃點的看書與研究。過去太零亂太浮淺了,正在改進中。

北北病后恢復情形如何,想來她不致再有病了。一定長得更大、跑得更快、更活潑更可愛更懂事了。雖然很久沒有看到你關于太北的報道,但我總是這樣希望著,前信提議決然斷乳,你覺得如何?

志林一切都好,也有進步,就是沒有長高,恐怕長高的希望不多了。好在中國人矮子不少,不會顯得特別突出的。

我的一切都好,生活還有秩序,你用不著擔心。

有便多寫信給我,很想多知道你及太北的一切。

外面大風刮有些冷,不寫了,以后再談吧!

祝 你

快樂與健康。

叔仁

十月廿三晚

這信或許不能滿足你的希望,以后有便人時再多寫給你。

(責編:謝倩、閆妍)
高潮的a片激情